全职,古剑。
我有故事,我不喝酒。
想竭尽全力,用文字去描绘心里所有的爱。
lofter连载《你陪了我多少年》中。
贴吧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033068350
微博地址:http://weibo.com/shenwuyezi

乐谢·复相逢【与君换一生·一】


PS:这个是与君换一生第一篇。

本来是兰受受画了图,一时兴起想要配文给百百教主一起当生贺,于是就写了这篇复相逢。

接着又想凑集三对师徒_(:з」∠)_总之就这样了吧。





  几乎是第一眼,乐无异就确定了,他又遇到了他。



   深秋时节,踩上石板的落叶,传来清脆的声响。还是那个街角,每次经过,都忍不住回忆起那场改变了一生的相逢。而这一次,当他转过街角,眼前的一幕,似是记忆重现,岁月倒流。

   几步远处有个小孩,和自己当年差不多大的年纪,穿着宽大的衣袍,跌跌撞撞的向这边跑来。想来是衣物不合身的缘故,跑着跑着,那小孩竟踩到了袍角,结结实实摔了个跟头,趴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“你摔疼了没——” 乐无异快步走过去,伸手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,正开口安慰的时候,一瞬间却愣住了。

   那孩子一张小脸沾满了灰,被泪水洗的一道一道,看起来像只小花猫,扁着嘴不住的抽泣,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,视线对上的时候,一种强烈的熟悉感,直直撞入乐无异心头。

  是他!

  面前的脸虽然满是稚气,但五官仍能看出的成年后的轮廓,如出一辙,还有那双眼睛,他永远不会认错的眼睛。

    心里的声音反复说着不可能,那个人早已逝世,不可能出现在这里,更不要说这样的形貌。

   但仍有一丝微弱的声音,揪着他的心,细细的说,是他,他回来了。    有那么多话想要说,满满挤在嘴边,却不知怎么说出口。他想问,他想去求证,眼前的究竟是不是那个人。可是,他不敢。很多时候,希望和绝望不过隔着一层纸,一旦捅破,就连最后一丝幻想都不剩。说来可笑,数次生死决别,非但不能让他释怀,反而更加患得患失。

   可他还是问出来了,怀着某种类似于赌博的心情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那孩子仍然止不住的抽噎,那奶声奶气的说:“我……我叫谢衣。”

   听到答案的一瞬间,心跳似乎都停止了。“……”

   谢衣。

   从什么时候,这个名字,在心里都不敢再默念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去称呼那个人,是谢衣,还是师父。

   他似乎变成了一个无法形容的存在,自己每每想起,似乎是躺在树荫下,做了一场久久不醒的梦。

   那些年少的记忆,随着时光逐渐凋谢,像是陈黄的纸卷上带着旧意的字句。所缅怀的那个人的,在远去的岁月长河里,终于模糊成一道极淡极淡的影子。

   本以为这就是最终了,却在快要记不清面容的时候,重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说来奇怪,这个小孩除了知道自己叫谢衣以外,家在哪里,父母是谁俱是不知。乐无异问了一番无果,只好将他带回家。

   馋鸡不知从何处飞来,在空中扑棱着翅膀,接着落到乐无异肩膀上。“叽叽叽叽”的叫了几声。

   谢衣指了指馋鸡“大哥哥,这是你的鸟吗?”

   乐无异点点头:“是啊,它叫馋鸡。”

 “禅机……唔,好古怪的名字,大哥哥,你能听懂它在说什么吗?”谢衣眨了眨眼,神色中是掩饰不住的好奇。

   乐无异看出他的心思,“嗤”的笑了出来:“我想它大概是在说,它想和你玩吧。”

   谢衣一脸跃跃欲试,伸出手刚想去摸一摸馋鸡,没料到它突然跳到谢衣头顶上,转起了圈圈。谢衣被这意外之举吓到了,站在那里呆愣愣的看着乐无异,一动也不动。

 “馋鸡别闹,快下来。”乐无异伸手去逮馋鸡,没想到馋鸡今天格外不听话,在他手下东躲西藏,一双小爪子把谢衣的头发抓的乱糟糟的简直像个鸡窝。

  “头发……头发被抓乱了。”谢衣似乎被馋鸡扯痛了头发,说话已经带上了哭腔。

    乐无异也顾不上教训馋鸡,连声抚慰道:“大哥哥帮你梳头,你别哭好不好?”

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“喏,你坐在这儿,大哥哥帮你梳头发。”

   谢衣坐在小凳上,神情说不出的温顺乖巧。乐无异取了檀木梳,将谢衣原本的头发解开打散,细细的梳理起来,直到把头发梳顺了,才挑起鬓边一缕头发,编起了辫子。

   身为偃师,乐无异手指异常灵活,连编辫子这种事情,做的都比别人麻利些,只是动作十分轻柔小心,生怕扯痛了谢衣。

   在快要编好的时候,没想到谢衣突然不安分起来,扭动着身子,想要回头。结果头发被扯到,他不禁皱起小脸,“啊”的一声叫了出来。

   乐无异听见叫声心里一慌,本来抓在手里的头发全部放了下来,急忙问道:“没事吧?弄疼你了没?”

   谢衣摇了摇头:“……没。”

 “那就好。”乐无异舒了口气,见谢衣用眼角瞄他,柔声问道:“你是不是想说什么?”

 “没,没什么,我就是觉得大哥哥很熟悉……感觉像在哪里见过。”

 “……”乐无异一时怔住了,千般滋味,都从心里翻出来出来,混在一起呛的酸涩,窒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。视线变得模糊不清,面前的小脸,似乎与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叠了起来。

   梦也好,幻觉也好,就让我永远不要……醒过来。



 “大哥哥……”见乐无异久久不语,谢衣怯怯的叫了一声,“你怎么了……是我说错话了吗?”

   乐无异摸了摸他的头,声音说不出的温柔:“……没有,你没说错,我也是这么觉得的。”

 “我们……一定在哪里见过。”



复相逢。

与君换一生。

执手梳尽乱红尘。

   

  【完】

评论(2)
热度(3)

© 神无叶 | Powered by LOFTER